Case
Treatise
New book
Healthy Food
Healthy Soup
New Treatise
 
    


   多年前﹐中國著名的大數學家陳景潤先生為攻克世界著名的數學難題“戈德巴赫 猜想”1+1數論﹐ 創造性地揭示了1+2 的 數學定理﹐也就是國際數學界公認的“陳 氏定理”﹐成為攻克“戈德巴赫猜想”1+1 的最後堡壘﹐獨執牛耳﹐達到世界領先 地位﹐距離破解“戈德巴赫猜想”1+1 的數學難題﹐摘取這顆世界數論皇冠上的明 珠只差咫尺之遙。1982年榮獲國家自然科學一級大將。
    以上的“戈德巴赫猜想”看似簡單﹐9+9﹐7+7﹐3+1﹐2+1﹐1+1。但卻經歷了近三 百年﹐引來世界無數“數”之英雄競折腰。他們絞盡腦汁﹐至今也未能最後破解 “戈德巴赫猜想”的1+1數學之大謎。近期專家無奈地斷言﹕最後要解開這個1+1的 “戈德巴赫猜想”答案難題可能今後的一﹑二百年都難有進展﹗。
    以上的數學之謎看似簡單﹐雖則有一定的規律可循﹐但內裡卻變換萬千﹐最後破解 談何容易。
    中醫的藥理組方治病效應﹐也雖則有規律可循﹐但因應百病﹐方藥的內裡乾坤也變 換萬千。其中的藥理﹑數理﹑哲理之奧妙也儘顯其中。要用科學的角度來破解之﹐ 更是談何容易。
    中醫中藥的藥理組合和變化所得的效果也不是通俗所講的9+9﹐7+7﹐4+1﹐3+1﹐2+1﹐ 1+1 的數理那麼簡單。不要以為真個是寒則熱之﹐熱則寒之﹐虛則補之﹐實則瀉之﹐ 就可以運用中藥來醫治百病﹐誤以為1+1必等于2﹐6-9=-3。這﹐太幼稚了。
    其實早于秦始皇之前的周朝﹐中國有一位著名的高級哲理學家李耳---------老子﹐ 所著述短短三千字的“道德真經”﹐已包涵了天機地義之奧秘玄理。其總綱“道可 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真句已道出了這世間上的一切定律﹐不是固定不 變的﹐而是在一定的規律底下在一定的條件影響下變化萬千的。世間上所有人與物 的名稱和信譽也不是正常地永恆不變的。例如昨天是中醫統理了中國幾千年的醫療 領域﹐今天已是中西醫合璧了。昨天﹐朱元彰的祖墳適逢龍口大開﹐是出帝王子孫 之寶地﹐牛娃也成皇帝﹐但今天已星轉日移﹐龍氣已閉﹐可能只出庸輩矣。昨天德 國的“希特勒”和某些國家的領導人被吹捧為大英雄﹑大救星﹐今天才被人們認知 為大狗熊﹑害國殃民的大禍星﹔聰明絕頂的數理大師陳景潤先生未必身家豐厚﹐小 學畢業的農民賴倡星反可腰纏萬貫﹔四季勤勞﹑節衣縮食的民工就回家無路費﹐揮 金如土的揹包﹑黃牛詐騙黑手黨反而夜夜鶯歌燕舞﹐日日乘轎有車資﹔善人未必得 到好報﹐壞人也不一定得到惡報﹔而“福為禍所伏﹐有人銀兩太多墮口袋而去嫖妓 享受“性”福﹐分分鐘就有染上“性”病﹑世紀絕症“艾滋病”這個禍患伏機了﹐ “禍為福所倚”﹐某些美國的青少年若因車禍而身體傷殘﹐則可免于兵役上戰場﹐ 當炮灰﹐還可以安坐釣魚台﹐月月準時領取生活﹑醫療費﹐安享人生﹐這就叫做 “禍為福所倚”了。
    暑往則寒來﹐春去則秋至﹐本是四季自然之性﹐但時而也偶現炎夏寒風至之反常現 象。這些人世間的奇異現象﹐也就是老子所講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 名”的具體體現矣。
    有人是以真實的中醫醫術去懸壺濟世﹐宏揚中醫。但也有人只是假中醫的名堂去招 搖撞騙發不義之財﹐誣蔑了祖國的醫藥學﹐唉﹐水可載舟﹐也可覆舟﹐這又是“道 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哲理具體體現了。
    以通俗的數理而言﹐在人類社會裡﹐1+1≠2 是普遍的現象﹐陰加陽﹐即1+1﹐男加 女不等于 2﹐而是1+1=3﹑4﹑5﹑......了 。在中醫學里﹐這個1+1≠2的數理﹐更 是顯清b得淋漓盡致﹐不但1+1≠2﹐而且還有﹕1-1=+10的醫理。例如由心火盛﹐腎 陽虛而導致的心腎不調的頑固性失眠的治療古方“交泰丸”﹐就是由甚苦而寒涼的 川黃連加甚辣而燥熱的玉桂組成﹐這樣的熱藥加寒藥的組方1-1≠0﹐而是1-1=+10﹐ 患者服之就達到收斂其上炎之心火下降歸藏于腎元之中﹐治癒因上熱下寒﹐陰陽失 調而導致的失眠症﹐同時也溫腎補腎健胃﹐達到暖下肢﹐降血壓的效用.....。“六 味地黃丸”裡﹐也有養陰 (補水) 的藥﹐但也有利水祛濕的藥﹐而達到補腎精又可 祛膀胱水濕效用。“陽和湯”里﹐也有補腎填精生髓的鹿角膠﹑熟地﹐也有入經絡 化傷陰血而痰核的白芥子﹐達到醫治腫瘤化結毒的作用﹐這些都是1-1=+10 的中醫 藥道理。
    以上的用藥組方﹐也體現了一組複雜的“1”的正數加另一組複雜的“1”的正數﹐ 不等於2﹐即1+1≠2。另外也體痕7b出一組錯綜複雜的正數“1”減去另一組錯綜複 雜的負2 之數﹐也不等于負1﹐而是收到正10之療效﹐即1-2=10。可見中醫中藥既體 現了中醫的陰陽五行﹐陰中有陽﹐陽中抱陰﹐孤陰不生﹐獨陽不長的指導思想。又 體現了“道可道﹐非常道”的哲理思想的同時也體現了1+1≠2 的反常規數理現象。 還有眾多方藥之藥理就不一一列舉證明了。
    至于1+1=-10 的醫療藥理也很多時出現在社會上的人群當中﹐有許多人因患陽萎 早泄腎虧﹐而貿貿然相信某些醫藥廣告﹐從藥店里購買些壯陽補腎藥丸或藥粉長期 服用﹐那知道不出幾日﹐陽痿腎虧就醫不好﹐反而患了些皮膚病和毒瘡症﹑或失眠﹐ 煩躁咽喉痛......。有些婦女生育後身子是虛羸了﹐但食用些黑醋雞蛋豬腳薑補身﹐ 身體就補不到位﹐卻反見發底燒 ﹐咽喉痛﹑心煩失眠﹐虛不受補。這些現象都是1+1=- 10的道理。這是因為身體雖虛但體內有瘀熱滯結所致。
    所以有許多的西醫團體組織﹑個人以及最近美國聯邦政府拔出590萬美元給某些醫 學院校來研究中醫藥性﹐但這樣的局部性﹑單一藥性的研究﹐違背了中醫的整體觀 念宗旨﹐是決不能得出中醫藥的真蒂所在。所研究出來的結果﹐永遠不能代表中醫 的靈魂結晶。尤如張國榮所唱的“側面”歌曲歌詞涵義般﹐有些人不尊重客觀事實﹐ 永遠戴了墨鏡來看別人的臉孔﹐那麼﹐就永遠都看不清別人的真正面目。西醫他們 如永遠都不尊重中醫的陰陽五行學說和天人整體觀念學說﹐就永遠只能看見中醫的 側面東西﹐而看不見中醫的清晰正面臉孔了。
    也是秦始皇之前﹐有位名醫“扁鵲”﹐他第一次見到齊王桓公時﹐說他已患有病﹐ 而病在表皮﹐現在馬上醫治可以短期治癒﹐齊王不信也不肯治。“扁鵲”第二次見 桓公﹐說他已病深重了﹐病已入筋肉了﹐但齊王還是不信也不醫。第三次“扁鵲” 見齊王﹐轉身就走了。齊王使人追而問之﹐為何今次見到齊王桓公時無話講了﹐ “扁鵲”說﹐齊王已病入膏肓了( 筋骨裡頭 ) ﹐無得醫了﹐我還說什麼。過了幾天﹐ 齊王果然病亡。
    所以中醫“黃帝內經”有曰“聖人治病治未病”即是說“一個高明的中醫為民 眾除疾治病時﹐是當病者病患尚未深重時而事前覺察到﹐並知其預後惡果 ( 尤如下 象棋﹐預設想出了下三步的走法才是高手 ) 而 先治之﹐斷其病根﹐阻其發展﹐絕 其後患﹐這才是中醫的高手﹐中醫的真正特色。要等到病重難返﹐等到西醫 C T 掃 描到你有癌塊時﹐臟腑有器質性病變時﹐才說有病﹐才說去醫治﹐這個醫生就是下 下工矣。
    近期金山灣區有位事業成功的博士﹐因被西醫證實其患胃癌時﹐雖有家財百萬﹐年 薪甚豐﹐也治之晚矣﹐38 歲﹐英年早逝﹐可惜﹗若此君早信中醫來調理身體﹐定無 此惡果。西醫就是這樣﹐要等你病入膏肓了﹐達到癌症絕症了﹐才說你是有病﹐才 給你一刀......。
    94年有位來自南灣的周生找梁廣添中醫師看病﹐當時梁醫生說他的太太面色顯示﹐ 其內臟的暗病比其夫還重﹐應該看病服藥通血脈了﹐但其妻不信也不醫。後來周生 的中風後遺症醫好了﹐但其妻一年後果然心血管突然梗塞而猝亡。 [[ 黃帝內經 ]] 又云﹕“有諸于內﹐必形于外”。即人體內臟有什麼病變﹐必反 應到面部的不同部位以不同的顏色層次顯現出來﹐這就是中醫的高明診斷法了。臨 床中很多時會遇到脈不對症情況﹐患者體內有痰核﹑腫瘤﹑熱毒內鬱﹐但脈來又無 力﹐這時就應當舍脈而取決于望診了。


    位于東方的中國﹐是一個具有四千多年悠久文化的古國﹐中國的文化傳統包涵具有 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有儒教﹑道教﹑教佛﹑中醫藥學等等。西方也有相當長的人類社 會文化歷史﹐西方具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文化代表--天主教﹑基督教﹑科學﹑民主﹑ 法治﹑西醫藥學等等。
    眾所周知﹐東方的文化與西方的文化是截 然不同﹐所以東方的中醫學與 西方的西 醫學也有所迥异。東方的中醫學是中國的人民在先賢几千年前遺下的經書 [ 黃帝內 經 ] 典籍的啟萌指導下﹐ “天人合一﹐天人相 應﹐陰陽五行﹐辦證施治﹐ 整 體 治療”為中醫的大綱﹑大法﹐在經過几千年的人類社會﹐通過與無 數的疾病作斗爭﹐ 不斷實踐﹐總結經驗﹐不斷發楊 光大﹐不斷完善了中醫的中醫藥 學。 所以今天的 中醫學是理論與實踐在几千年的磨 練﹑考驗的結晶成果。
    中醫在中國几千年的人類社會里﹐不知解除了多少病患者的痛楚﹐ 拯救了 無數百姓的生命﹐維護了几千年裡人民的健康﹐這是不容置疑的﹐不可磨滅的¥-c勛 與事實。
    西方傳統 文化的天主教﹑基督教是西方人民的精神支柱﹐精神食糧﹐精神寄託。 他們 拯救了不少迷途人們的靈 魂﹐在生活的實質上是勸人為善﹐而東方的傳統文 化--儒教﹑道教﹑佛教也在几千年的東方社會里成為人們的精神導向﹐精神歸宿﹐ 也拯救﹑改造了不少人們的靈魂 ﹐其在實質上也是同樣勸人為善。
    西方的醫 學以科學為基本指導思想﹐以各種檢驗儀器為其辨病的診斷工具﹑渠 道﹐以物理和化 學的合成藥片﹑制劑﹑激光﹑開刀手術來為患者治療各種病症﹐而 東方的中醫卻以朴素典雅的“天人合一﹐陰陽五行﹐”哲理作為診病開藥的指導思 想﹐通過 醫生本人的感覺器官﹐五官和手指作為診斷病症及指導處方用藥的工具﹐ 而以天然的 ( 非化學﹐物理合成 ) 植物少許的礦物質作為治病的藥物﹐以及針灸﹑ 推拿﹑拔火罐等﹐作為治療各種病患的工具與手法﹐而在治療上﹐西醫是以局部性 治療為其特點﹐如牙醫專醫牙疾患﹐眼科專醫眼科疾患泌尿科專治泌 尿科疾患﹐皮 膚科專治皮膚科疾患等。
    中醫卻是在治療每一個病人皆以“辨證施治﹐整體治療﹐“ 為其特點﹐所以西 醫﹑中醫在客觀上是大相徑庭﹐而在實質上兩者皆是同一性質---解除人們的疾苦。 他們兩者雖則各有利弊﹐但我們作為同一世上的醫護者﹐我們應該承認東西方文化 和醫學的存在性和實質性﹐互相取長補短﹑共濟蒼生。
    以下筆者以 [ 黃帝內經 ] 的經文“升清為天﹐降濁為地﹐陰平陽秘﹐精神乃治” 為指導思想﹐舉 一病例以論述中醫的 “天人合一﹐辯證論治﹐整體治療”在臨床 治病實踐中的運用發揮﹐現敘 述如下﹕
    99年7月20日﹐一位七十有三的鄧老先生慕名前來我中醫奇難雜 症診所求醫治病﹐ 訴說患有十多年的咳嗽哮喘病﹐且痰涎阻咽﹑聲音嘶啞﹐復見自汗淋灕﹐需日換衣 衫三次﹐胃腹脹實不適﹐食後更甚﹐影響 呼吸﹐心胸翳悶﹐且時而作痛。又患有皮 膚紅暈粒狀無數﹐痕癢非常﹐兩腿夜睡時奇熱難耐﹐冬天也要伸出被窩外散熱﹐方 舒適入睡。步履時兩足委中穴附近的筋腱見疼痛不適﹐況且下陰囊 無數靜脈曲張浮 凸于表皮﹐十分難看。每洗澡或平時走路或坐下踫著它物則疼痛不適。眼鼻又患敏 感症﹐雙眼痕癢﹐ 嚏涕難堪﹐每食水果即見咳嗽咽癢氣欲絕﹐故此 十年來無緣食 水果之口福﹐病者更著重要求本中醫第一時間要治療他的痰涎壅盛病症﹐因他每天 必須攜備兩卷廁紙隨身﹐用以抹和包裹吐出之痰涎﹐十分難堪﹐筆者聽述畢﹐察色 按脈﹐患者面色酒紅﹐舌紅絳挾紫色﹐苔白黃厚膩﹐脈象緩﹐右手寸部滑而有力﹐關 尺虛﹐左手三部脈稍澀象﹐筆者運用“四診八綱”“ 天人相應 ”﹐相結合。 斷此 症乃是由于陰陽之樞紐﹐戊已脾胃之運化¥'5c能虛弱﹐升降功能失職﹐以至濁陰上 擾于上焦心肺﹐ 導至痰濁阻肺則咳嗽氣喘﹐痰涎綿綿也﹐痰濁擾心﹐心則氣自翳悶﹐ 心液不斂則自汗頻作﹐脾胃功能弱則轉輸不力﹐胃腹日脹 ﹐舌苔黃白而厚 膩。清 陽不升則口干目澀﹐ 濁陰上擾則頭暈腦脹﹐目眩自作。 痰濁郁久則生熱﹐復食煎炸 辛辣之品﹐則肝氣郁結而肝血熱﹐血熱挾風則皮膚紅暈痕癢﹐面色酒紅之狀現﹐脈 絡瘀阻則舌象瘀藍紫色現﹐肝主筋﹐肝陰虛 ﹑肝郁熱﹐則雙足的筋腱發熱﹐夜睡 丑時尤甚矣 ﹐[ 丑時肝主令也 ]﹐導致平日步履筋腱也不舒適。
    筆者運用 [ 香砂六君子湯 ] 合 [ 小柴胡燙 ]﹐時而加減杏仁﹑鵝管石﹑制南星﹑ 枳殼﹑川朴﹑赤芍﹑茜根﹑元參﹑白芍﹑生熟地﹑附子﹑北 耆 ﹑龍骨﹑牡蠣﹑山 刁竹﹐化裁運用﹐10 劑過後﹐患者頓感痰涎為患減少了 70% ﹐不用再攜備廁紙護 身抹痰﹐皮膚痕癢和自汗也痊愈了60%﹐各症也隨之好轉﹐再服用上方藥靈活化裁加 減 20 劑﹐患者的哮喘﹑咳嗽﹑自汗﹑皮膚病已無發作﹐胃腹脹痛也改觀了 60%﹐患 者訴說過去夜睡兩腿發熱難受要伸出被外靠在冰冷的墻上降溫才可入睡﹐現今不需 如此了﹐心胸翳悶痛也消失了﹐ 下陰囊的靜脈曲張疼痛完全消失﹐回复紅潤之本貌。 如此延續再服上方加減化裁 30 劑後﹐73 歲的患者訴說﹐治療前與治療後 ( 即 從開始服藥至今 ) 自身感覺仿若兩人﹐過去食水果即咳嗽甚﹐今天可以大口大口嚼 食各種水果也無咳嗽了﹐各種折磨身體﹑精神的病症症狀皆消失﹐人的精神感到十分 之爽朗﹐步履也穩健了。
    以上的病例通過中醫中藥的治療﹐我們體會到什麼呢﹖ 我們應體會到中醫的治療 原則是“辦證施治﹐ 整 體治療”。而不象西醫的 治療特點---局部治療﹐皮膚病 就找皮膚科醫生治療﹐哮喘病就找哮喘醫生治療﹑胃脹痛就找胃腸科醫生治療﹐噴 嚏頻作﹑眼鼻痕癢就找敏感醫生治療等等﹐如此這般以上的患者必須要見多少個西 醫生呢﹖筆者在此也同時與各位同道研究﹑剖析﹑分享﹑引教﹑議論上述病例的治療 原則與大法。古人有云﹕“自古奇病皆因痰。”[ 黃帝內經 ] 曰﹕“升清為天﹐降 濁為地﹐陰平陽秘﹐精神乃治”[ 即百病皆癒 ] ﹐故筆者繼承和發揚運用先賢的指 導精神﹐投以 [ 香砂六君子湯 ] 以香附﹑砂仁﹑和陳皮之芳香而化其濁陰﹐啟動 戊已脾胃之轉化功能﹐再以法夏﹑南星祛其濁痰之陰邪﹐云苓 ﹑白朮 [ 重用 ] 炙 甘草﹑黨參健脾補中氣﹐運化水濕﹐脾胃乃陰陽之樞紐也﹐轉化有功則清陽升陰濁降﹐ 百病自癒。故李東垣先生有 [ 脾胃論 ] 之說。方藥中再以枳殼﹑川朴﹐化導濁氣 下行﹐排泄于體外﹐鵝管石﹑龍骨﹑牡 蠣 重墜之物﹐可收祛痰降濁﹑養陰斂汗之 功﹐白芍﹑甘草和肝緩筋﹐赤芍﹑粈d根草配合柴胡﹑黃芩﹑刁竹可疏肝通絡清血熱﹐ 治理皮膚紅暈騷癢症﹐元參﹑生熟地養肝補腎﹐滋水可涵木也﹐方中配以北耆 ,補氣 提氣加強升清陽﹐收斂真陰固表治自汗的功效﹐令患者耳目一新﹐時而投以附子﹐ 生姜是溫腎補陽祛濁痰之根也﹐因古人有云“生痰之源在于腎﹐生痰之本在于脾﹐ 儲痰之器在于肺”。所以治理慢性疾病的咳嗽﹑痰多﹑氣喘疾患﹐根治之法在于溫 補脾腎 。痰濁一去﹐清陽一升﹐經絡血脈皆暢通﹐肺氣得以肅降﹐通調水道﹐肝得 所養﹐則肝陰足﹐肝筋舒展﹐足熱得解﹐故投以“附子”反可解足灼熱之症﹐道理也 在于此也。至于方藥中既有元參 ﹑生地滋膩養陰之藥也有陳皮﹑砂仁﹑枳殼﹑川朴 之芳香行氣化濁之品﹐既有黃芩﹑柴胡之寒涼藥﹐也有生姜﹑附子之溫熱品﹐既有 北耆提氣升陽之藥﹐也有龍骨﹑ 牡蠣重墜降濁收斂養陰之品﹐這就體現了中醫的 “ 陰中有陽﹐陽中抱陰﹐孤陰不生﹐獨陽不長”的涵意。


    源自中醫學的幾千年的發展﹑演變﹑實踐應用之中﹐中醫的指導中心思想體系﹐就是“天人相應﹐辨證論治”﹐就是講﹐人的形體結構﹑生理﹑病理和中醫配方之藥理現象都與天地自然之理之形﹐互為相應相合的。
     所以中醫的辨證施治﹐診斷配方治病都離不開中醫的指導思想﹐“陰陽五行”﹐“天人合一”的高級哲理。
     中醫高級的醫理書籍“五運六氣論”和《黃帝內經》就有論述。關于世間上因應天時之影響﹑變化﹐每隔若干年就有不同的疫症流行﹐為害人間。過去 60 年代發生在中國的腦膜炎疫症和近期 2000 年的中國疫症肺炎 ( sars ) ﹐產生蔓延為患就是一個典例。為什麼過去人們食用了猓子狸幾十年了﹐也不發作此傳染性疫症肺病﹐就是偏偏在2003 年才爆發此疫情呢﹖這些世間迷團﹐就要讓看官細細地去琢磨琢磨了。
     各種傳染性的瘟疫病毒﹐每隔若干年就為害不同國家﹐不同地方的人間﹐循環不已,千年而不變。簡短的解釋這個現象之道理﹐就是等同世間每年遇到春夏秋冬四季氣候一樣。人間之所以有冷暖﹐原因皆是由于地球圍繞著太陽在每個季度之中旋轉到太陽的不同的角度和位置﹐這樣﹐地球相對也處於宇宙星際群體的不同角度和位置﹐受到太空間其它不同的星宿群的不同程度之冷熱度影響﹐磁場強弱度的不同影響﹐所以人間就有春夏秋冬之冷熱出現了。週而復始﹐千年不變。
     疫症的發生演變也是一樣的道理。當地球旋轉到某一個太空位置﹐受到那個太空星域區含有疫症產生之因素影響﹐就會產生某種疫情為禍人間了。內中當然外因還需要通過內因因應而起作用。尤如母雞孵子﹐也需雞卵內有精子才可孵出雞子一樣之道理也。地球的某種不衛生現象再加上剛好遇著宇宙間不同區域的不良星際磁場因素反射勾發才引起各種疫症之出現。在不同的星際位置就會受到不同的因素反射就會勾發出不同的疫情出現了。
     宏觀在宇﹐太空有無數的星宿圍繞著自己的太陽系運轉﹐形成了天空無數的星星都有規律性地生存運動。微觀在握﹐世間上的一切物質結構內部都好像太空的結構一樣。地球上每件物質的結構﹐例如每粒沙﹑每粒米﹑每塊木﹑每塊石頭﹑銅銅鐵鐵等等﹐都是由肉眼看不到的千千萬萬個分子組成的。而每個分子裡都存在著一定量的電子原子﹐而電子則有規律性地圍繞著自己的電子核高速旋轉﹐高速運動。這種情形與太空的星宿運動有多麼的相同啊﹗所以科學家講﹕世界上的一切物質都在運動﹐包括一切靜止著的和相對運動著的物質。
     觀上文可知﹐既然天地間大至星空小至沙石﹐萬物都有相同之理﹐都有相感相應的存在﹐觀于人間﹐每每天氣劇變之前所有患風濕病疼痛的人都早有預覺而提前發病﹐這就是天人感應的其中一個典型例子﹐所以中醫就有“天人相應論”“天人合一論”這些指導理論產生。
     天人既然也有相應﹐於是中醫在治療方面﹐從診斷到處方用藥為患者治療每個疾病都是從整體觀念出發的。認為疾病無論大小﹐每個疾病都與體內的臟腑都有因應的。皮膚病是與肺臟﹑肝臟有因應。筋骨腫痛是與肝腎臟有因應的。而風濕骨痛又與地區性﹑天氣變化有因應的。失眠健忘﹑煩躁又與心臟有因應的等等。治療以上的疾病﹐就要用藥調節治療因應的臟腑﹐這樣因應的疾病就會痊癒。而且是徹底性的治癒。而反觀西醫﹐卻是好多時為患者診病治病都是“微觀在握”為指導思想。頭痛就醫頭﹐腳痛就醫腳﹐患有皮膚病就配以藥膏外塗患部治療﹐或服抗過敏藥治療。所以好多皮膚病患者﹐當塗皮膚藥膏或服抗過敏的藥物時﹐皮膚病短時間內就改善或者痊癒﹐但過了三﹑五日﹐皮膚病患又復燃﹐反復發作﹐循環不已,始終斷不了病尾。在皮膚病的觀點立場上﹐中醫認為皮膚病是與肺﹑大腸﹑肝有直接關係的。通過整體觀念診察後﹐審視病根在肺﹑肝﹑腸﹑胃那一處﹐然後開方配藥﹐直搗“黃龍”病灶﹐病根一剔除﹐皮膚病患就不脛而走﹐永不復發了。
     為了更進一步闡述中醫的整體治療思想和治療效果﹐以下列舉一些有關整體治療的病例。
     在筆者的病案裡 ﹐記載著一個西人女病例﹐患者33歲﹐于左手臂患大遍的紅粒紅點無數的痕癢性皮膚病﹐而右肩肩關節就疼痛﹐雙下膝之關節也微腫而疼痛﹐腸胃常脹實不適﹐經常要靠西藥來助大便之暢通。又患有鼻塞﹑眼鼻五官痕癢﹑慢性口腔炎﹑失眠﹑頭痛病症等等。患者患以上的病症群已好幾年了。每次看醫生都要看幾個科別的專科西醫生。但幾年的治療服藥﹐也不痊癒。後經本醫生的診治﹐乃是屬“陽明”燥實之輕症﹐即腸胃因長期積滯不暢﹐熱毒內結﹐侵犯肝膽﹐造成血熱毒而引發各種病症的。
     腸胃熱積內結日久﹐熱毒則會循經絡上擾﹐則會形成雙手之“手陽明大腸經”。所經之處﹐肩關節附近疼痛和患皮膚紅暈痕癢疾病﹐又因鼻旁之“迎香”穴屬腸胃管轄﹐腸胃病熱﹐鼻乃塞而不通﹐口腔也發炎了。胃熱積久﹐肝氣也不舒降﹐肝火上亢則頭痛綿綿﹐“足少陽膽經”也受牽連為患。於是“陽陵泉”穴附近之骨關節也腫痛矣。
     以上診察出各種患症皆是由腸胃長期積滯熱結而來。是運用了中醫的望診技巧在先﹐
    診察脈理在其後﹐診兩手“關”部之脈搏﹐沉而有力﹐故病熱在肝胃﹐處方下藥﹐專攻腸胃之熱毒積結﹐腸胃滌蕩﹑熱積清除了﹐肝氣也舒解﹐肝熱下行而不上亢犯腦﹐頭則不痛﹐肝之血毒也從大便排解清除﹐皮膚病則解除。筆者這樣配方用藥﹐果收一石二鳥之功效。肝胃之熱毒同時消除了。
     此患者經本醫生約 20 劑中藥治療﹐僅遵飲食忌口﹑作息有序﹐各種疾病豁然而癒。這位西人患者大為稱讚中醫藥的偉大。她說﹕在中醫領域裡﹐能夠以一個醫生﹐一條藥方﹐20 劑藥許﹐就同時可以將她患有多年的皮膚病患﹑筋骨疼痛﹑頭痛﹐鼻塞鼻水﹑失眠﹑大便秘結﹑慢性口腔炎﹐一並治癒﹐真是神奇極了。
     以上的病例﹐第一個道理說明了皮膚病並不是那麼單純性的發病﹐實際上皮膚病不是那麼片面性地存在的。好多皮膚病患者都有這種經歷體驗。當患有這種與內臟有主要關聯的皮膚病﹐就算西醫開配一水缸的藥膏給你塗治﹐也不可痊癒的﹐對嗎﹖
     以上的病例﹐第二個道理﹐說明了中醫的“整體治療﹐辨證施治”的實效性和重要性﹐也明確分別了西醫的“微觀在握”與中醫的“宏觀在宇”的不同所在與效用。
     以下再舉一病例以說明之﹕
     日前有一位年近六十的患者﹐在頸項上患了一塊堅硬如鐵石的腫瘤﹐荔果大小。早前看西醫﹐三藩市的西醫講﹐要抽割病灶的肉粒化驗﹐並強力建議手術割除或電療化療。面對這種情況﹐要手術和電療﹐患者恐傷了敏感神經線﹐影響了人的意﹑智。決定找中醫中藥治療而求診于奇難雜症中醫師梁廣添。梁醫生為其診脈觀色﹐斷定其患的是瘰癘﹑石疽惡疾。其毒來自肝熱毒鬱積日久所醞釀而成。當醫生對病者講明這個病理時﹐患者答“對的”。過去患者長期食用花生和享用燒酒伴食煎炸熱毒之品幾十年了﹐近年感覺到肝臟鬱悶﹐肝脹隱痛才戒除了以上的坏習慣的。
     病因病理辨準了﹐於是處方開藥兩劑。病者服完兩劑中藥﹐可以旋轉頭部而頸項不疼痛了﹐也可以安睡了﹐小腫瘤也扁平下去了。復診要求取七劑藥再服﹐服畢七劑藥後﹐電話告知梁醫生﹐瘰癘已軟化縮小了許多﹐人的精神爽利了﹐腫瘤痊癒﹐指日可待。後來再經月許的治療﹐以上所有的病症全部治癒。
     以上病例﹐西醫要驗這驗那﹐最後結果是針對病灶的腫瘤一刀切除。若果如此手術切除腫瘤的話﹐但因體內熱毒未解﹐以後還會有新的腫瘤重現﹐再切除﹐再生﹐再切除﹐再冒現在其他體表﹐結果永遠也不可治癒。而中醫認為腫瘤皆因肝血熱毒所結﹐服了中藥﹐洗滌幹淨了肝臟和血液裡的腫瘤熱毒病理產物﹐腫瘤自消﹐而永不再結。
     從這個病案的診察和治療過程﹐治療效果﹐又一次說明了中醫與西醫的宏觀與微觀的不同立場之迴異和所在之處了。